聖修伯里後人到玫瑰崗中學分享《小王子》精神

《小王子》作者聖修伯里(Antoine de Saint-Exupery)的侄孫奧利維耶.達加葉(Olivier D'Agay)

法國名著《小王子》是世界最暢銷圖書之一,更曾改編成電影。書中講述飛行員於撒哈拉沙漠墜機,遇上來自小行星B-612的小王子,分享在各星球的見聞和感受。早前,《小王子》作者聖修伯里(Antoine de Saint-Exupery)的侄孫奧利維耶.達加葉(Olivier D’Agay)訪港,到玫瑰崗中學分享書中訊息,Elsie有幸獲邀出席。他希望香港年輕人明白愛、友誼、環保與和平的理念,並對將來心存希望。

Elsie知道,奧利維耶是《小王子》遺產繼承人,現任「聖修伯里基金會」總經理、「聖修伯里/達加葉遺產管理委員會」總裁,多年來巡迴世界各地,致力推廣《小王子》,參與慈善、教育相關活動。這次他在玫瑰崗中學的演講廳與學生會面,分享書中理念,現場有逾八十位中五學生,他們專心聆聽,並不時回應奧利維耶的提問。

《小王子》作者聖修伯里(Antoine de Saint-Exupery)的侄孫奧利維耶.達加葉(Olivier D'Agay)

奧利維耶表示,「不論在生命中任何階段閱讀《小王子》,每次都會有新的發現」,因這本書「告訴我們良好的價值和生命意義」,涵義豐富,可從不同角度切入。他舉例,年輕時看《小王子》,容易代入狐狸的角度,因為那時期較注重朋輩認同,想認識更多朋友,而狐狸和小王子之間關於「馴服」的對話──「你要永遠對你所馴養的對象負責」,「是你對你的玫瑰所付出的時間,才使你的玫瑰變得重要」,說明與人建立聯繫、在彼此心中變得獨特,就需要承擔責任和付出。較年長的讀者則會被玫瑰與王子的關係吸引,從中領悟愛的真諦。

隨着時代轉變,《小王子》也闡發新的意義,如環保與和平。現時地球面對日益嚴重的氣候暖化問題,奧利維耶認為小王子在小行星上澆花、打掃火山,是愛護大自然的表現,值得學習。對一些人來說,《小王子》也是和平的代表,「我的南韓朋友說,應該把《小王子》帶到北韓給當地人看,或許能推動兩國追求和平。」

短講完畢,到同學分享的環節,他們以從《小王子》得到的啟發為題作畫,並與奧利維耶分享創作意念。玫瑰崗中學同學Henry的畫作表達和平的訊息,紙上繪畫了地球,上書英文字「Unite」(團結),「希望各國團結對抗恐怖主義,各宗教之間沒有衝突,沒有戰爭」,地球上還站着不同大小的人,按小至大排列,「象徵不論大人小孩都想世界和平」。奧利維耶聽罷有所感觸,憶起兩年前兒子的摯友在巴黎恐怖襲擊中喪生一事,希望同學都心存世界和平的理念,說時一度哽咽。相信同學聽完一席話都得到啟發。

奧利維耶在活動結束後與Elsie分享,他第一次閱讀《小王子》時只有十歲,「祖母要我讀這本書,當時我很不喜歡,覺得它太幼稚,是小孩看的書」。直至十五歲開始接觸文學,他才驚訝地發現自己有個著名的叔公,正是《小王子》的作者,於是再次閱讀,始明白書中所傳遞友誼和愛的訊息,長大後則有更深體會,「與對方在一起,有時會覺得累,但對方也付出了時間,這是很珍貴的;對你所『馴服』的對象負責,正正令對方變得重要」,「我們對朋友、家庭、國家、地球都有責任」。

多年來,奧利維耶偶爾會翻閱《小王子》,隨意讀部分篇章,覺得「每次也有新的體會,像魔法般神奇」。《小王子》也助他度過低潮,兩年前在恐襲中喪生的兒子摯友,享年僅二十六歲,他視之親如骨肉,其父母也是他的好友。此事令他非常難過,但他從《小王子》中學會對將來保持希望,「對於小王子的結局,有人認為他死了,但我認為他回到自己的星球去,死後也有生命;如何解讀視乎你是否樂觀。」

現時恐襲頻生,他認為「世界愈來愈瘋狂,下一代更需要希望」,而「對於沒有宗教信仰的人,《小王子》提供了對關係和生命的指引」。他又謂有留意香港新聞,知道香港和中國的情況,但表示「對香港的未來有信心」,寄語香港年輕人心中持守愛、和平與希望。

是次活動在玫瑰崗中學藝術教育課堂上舉行,由新鴻基地產PopWalk主辦。玫瑰崗學校藝術教育統籌梁崇任老師向Elsie透露,希望學生明白藝術和生活的關係,學會欣賞日常生活中的藝術,成為有質素的觀賞者,並發掘對藝術的興趣,達至全人教育,故歡迎不同人士到校交流心得。

(原文刊登於《星島日報》2017-09-20 教育欄目)

 

相關連連結:

官方網站

OpenSchool